其实我是一颗奶糖

其实我是一颗奶糖~

泰国进口减肥喷雾
运动时喷一喷可以加快脂肪燃烧
没时间运动,决定出手……
想要戳链接……
我在[转转]发现一件不错的宝贝,只要170元:泰国进口减肥喷雾,点击查看https://i.zhuanzhuan.com/2qgLu

¥129.00

购买链接

Martube 专业手机单反镜头 超广角微距 2合1

¥78.00

购买链接

Martube 手机镜头 广角微距鱼眼 3合1 套装

¥129.00

购买链接

Martube 专业手机单反镜头 超广角微距 2合1

谁许谁天荒地老3

       张启山这两日昏睡不醒,几乎每天除了吃饭的时间是在睡觉。谭小飞急得不行,却又没有办法。 终于在有一次谭小飞半夜把齐铁嘴揪来的时候,老八愤怒了,“哎,我说谭小飞,你有这折腾我的时间,还不如带佛爷回趟东北老家呢!”
      “东北老家?”谭小飞有些疑惑,“回那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你不懂,像佛爷这样的情况大多是心魔未除,你带他回趟老家,那有个张家的什么张起灵(杨洋)?大概能想到办法。”
       “张家的张起灵,他跟张启山是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,偶尔听佛爷说过一次,好像是同父异母的哥哥。”(剧情需要,表打我)
       “张起灵。”谭小飞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,“行,我会让人准备的。下周出发。”
        谭小飞的安排能力不是盖的,此去东北路途遥远,火车上人多眼杂,他怕伤着张启山,便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辆国外进口的房车。那车在国外据说也是稀罕东西,也不知道谭小飞怎么弄到手的。
        在出发的前一天,二月红来找了张启山。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那天精神不错,一大早就起来了,坐在床上披了衣服跟谭小飞聊天儿。听人报说二爷来了,顿时喜上眉梢,吩咐下人说带二爷到客厅等着,他准备一下就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谭小飞登时有点吃醋,那会跟我见面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正式。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有点无奈谭小飞的小脾气,“二爷跟我同为老九们,又同为上三门,虽说我们都是过过命的兄弟,但也不能怠慢了人家是不是?”
         谭小飞深知自己说大道理说不过张启山,只能把自己憋屈的情绪加注到张启山身上。把人小心翼翼地抱下楼,又慢慢的放在二月红对面的沙发上,最后还给细致的给加了一床毯子。
        二月红看着谭小飞小心翼翼的样子也觉得好笑,直到张启山咳嗽了两声提醒,他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       “听说佛爷要去东北了,红某人无以为报,这镯子是我在一个汉墓时摸出来的。说来也奇特的很,这镯子应是有中药浸泡,有安胎安神的功效,佛爷是有身子的人正好适用。”
      张启山打开盒子,将那镯子拿出来。镯子触手温润,应当是块好玉。“二爷有心了,张启山在这里谢过二爷了。”
      “这是哪里话?”二月红笑了,“佛爷此去东北路途遥远,还望佛爷注意身体,一路上小心。”
      “谢谢。”张启山也笑了。他一笑,嘴角就会露出两个与他身份不相符的小酒窝,看着能醉死人。
      “那红某人就先告辞了。”
      “ 那二爷路上小心”
      等二月红走了,谭小飞才从隔壁的房间里走到客厅。他一身军装,领口的扣子不规矩地敞开着,“二爷给的镯子?那就收着吧。”
      岂料张启山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听他的话,他把镯子往他身前一递,有点孩子气的一努嘴,“给我戴上。”
       谭小飞笑着拉过张启山的手,把镯子给他套上,张启山的手很好看,纤细修长,骨节分明。因为最近怀孕了身子不好,所以整个人都显得清减了些,不大的镯子,很轻易的就套了上去。
      “ 挺好看的,”谭小飞低头轻笑,伸手圈过张启山的身子,“你要喜欢,就一直戴着吧!”
      张启山轻轻嗯了一声,乖乖靠在谭小飞的怀里,闭上眼睛睡着了。